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残魄御天 > 第二千二百五十九章 壮烈
(); 天使之影与魔兽之影不断交织,另外一边加米笠手中的双环也与恐惧之子克苏吞与的一条条出手激战正酣。她面对的恐惧之子只有一颗脑袋,这颗脑袋由各种透明的肿瘤组成,时不时地膨胀收缩极其核心。同时在密密麻麻的肿瘤内部还有一只只眼睛,每只眼睛里都透露着极端的绝望和恐惧之色。除此之外它还长着两张嘴,就像是两只眼睛一样左右并列的两张嘴,随后便是遍布整个后脑的触手。
克苏吞与的每次攻击都会释放出几十层恐惧,这些恐惧会扭曲空间产生恐惧女巫,每次空间都有女巫产生,恐惧女巫身穿白色长袍,手中提着一把镰刃,脖子上的脑袋就是一团不断鼓胀的肿瘤,里面满是狰狞的大嘴。之所以是女巫那是因为她的胸口有明显的特征,每一次克苏吞与的攻击都会生成一个恐惧女巫出现在加米笠的身边对其进行攻击。无论攻击是否命中都会在下一秒消失。
虽然如此也依旧让加米笠陷入了苦战,那一条条出手无比灵活且力量极其特殊,每次与之接触都有心惊肉跳的感觉,是越打越让人情绪低糜思想消沉的特殊力量。加米笠身怀庞大的信仰之力自然是能抵御这种力量的冲击,她手下的几大主教也能勉强与恐惧战将的分身个体哈密文战个不相上下,可是再往下一些的教众就不同了,刚开始交手尚能应付,随着战斗的持续战力便受到影响直线下滑。
暗月这边可能是情况唯一好一些的一方,一来是次虚空里他们累积了足够多的信仰,二是有意志的加持,只要他们自己心境没有崩塌,便几乎不必担心恐惧入侵的问题。同时意志的附加也让他们的攻击更具备威胁性,使得那恐惧之灵不敢与他们正面硬碰硬。
虽然如此,总体情况却不乐观,出来教神官和天使圣王带领的两方,其他大天使长的组合以及其他主教都处于下风,并且败像已现。这时的米苏十二翼全开,全身上下充斥光芒,原本温和的信仰圣光此时此刻变得如芒刺一般尖利,在她周围的迷雾里到处都是恐惧之眼,无数黑影前赴后继冲入圣光中,不过全都在靠近她的一刻被完全净化。
这时候在雷沃茨里的众人只能看到模拟画面,在模拟画面里恐惧之灵也好,整个场景画面也罢全都是一个个方块数据模拟的,连真实的情景都没有放出来。秦臻等人看着那一个个消失的模拟数据块心中不是滋味,且不说直面恐惧,就连以生命守护他们守护整个大时钟区域的人最后的战斗他们都不敢面对,又如何能面对那即将到来的恐惧。
“黑猫叔叔,云裳阿姨,请让我单独隔离,我要看到真实的战场。如果我被恐惧所慑,你们便按正常情况处置!”秦臻神色异常严肃地说。
“我也是!若我们连直视为我们牺牲的人的勇气也没有,那于死又有何异!”鸿墨也沉着脸说。
“我
们也是!作为军团的领军,如果我们都没有勇气面对恐惧和死亡,又有什么资格领军!”几大军团将领纷纷表达意愿。
“不行,秦宇不在,若是你们出来什么意外,我如何向他交代!”黑猫很清楚在场的人没有谁贪生怕死,更知道他们的勇气和决心,但恐惧之灵真的不是能面对生死就能克制的。
“好!那我就让你们看看她们所有人的选择!”暮云裳一反常态地直接同意。
“可是!”黑猫还想说什么,可是却被她阻止了,于是只能给每个人准备一副面具。
戴上面具的众人终于见到战场真实的情况,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场小规模团战,几个恐惧战士与天使军团的战斗,双方实力相差不大,各自都有伤亡。但第一次见到恐惧战士的众人还是一阵心悸,哪怕是隔着屏幕带着面具,第一次见到恐惧所成的个体还是对他们的心神造成了一定的冲击。
不过在场的都不是一般人,他们个个都心志坚毅敢于直面死亡,所以这种心悸很快被压制下来。画面不断切换,教派军天使军和次虚空军队的战斗轮流上演,伤亡时分惨重,总得来说除了次虚空军队能做到平均一换一,其他两支军队都是几个才能换一个。看着一个个己方的战士在面前牺牲,所有人都恨不得立刻提刀上阵。但是他们没有使用信仰之力的方法,所以即便上去也无济于事。
画面继续轮切,终于切到各大主教和恐惧之灵的战斗了,米琳和米幕正在与恐惧使者半瘟血战,那半瘟是由两个半便身躯组成的双头恐惧之灵。其中半边身躯如常人,肌肉发达线条清晰,一只手手指张开,整只手像是鸭子的脚掌一样,只不过它是荷叶形状的。而它另一边身躯这是各种干枯流淌着黑色液体,双目凹陷没有上下嘴唇,身上到处是像枯树根一样的藤蔓触手。
半瘟就如它的名字一样,有一半身躯简直就像是瘟疫组成的,只看一眼就差点让屏幕前的众人心胆俱裂,这次的冲击感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内心的恐惧瞬间引爆,就像是火山爆发一般冲击每个人的心神,立时让人感觉大脑快要裂开,思绪也开始陷入恐惧之中胡思乱想。这时候黑猫行动起来,灵动的身姿掠过每个人的肩膀,以同样的精神意识冲击点醒所有人。
这好在是隔着屏幕又阁了黑猫面具,同时那半瘟真在激战无暇传播恐惧,否者就这一眼便能让恐惧在这指挥部蔓延开来。被黑猫的猫叫声惊醒的所有人都喘息不已,这种意识和精神的窒息感差点就将他们带走了,回过神来才发现每个人的衣襟都快湿透了,全身大汗淋漓而且身体和心神都还在止不住地颤抖。
但是很快这恐惧的情绪便被压了下去,因为画面中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肉搏阶段,半瘟的数十触手凝聚成一根带矛头的尖刺刺穿了米琳的左肩,恐惧的粒子如蠕
虫一样从伤口渗入。米琳反手抓住这矛头,右手挑剑将之在斩断,与此同时米幕也出剑,将这触手连带组成它的所有根须触手一并斩断。
可是也因为这样,米幕被半瘟的一只手抓住了腰,在它庞大的身躯面前,米幕就像个大号的人偶。抓住他之后另一只如荷叶的手直接包裹过来,将米幕包裹其中。米琳也不顾的肩头还扎这恐惧之矛,双手举起天使圣剑发出光芒,一剑斩断了那只手。然而在她的剑落下的时候那半瘟张开嘴吐出如钢叉般尖利的细长舌头也洞穿了她的心口。
于此同时荷叶手消失,只是被包裹了半秒钟不到的米幕已经不成人形,整个身体就像被硫酸洗过一样处处融化溃烂,并且抓住他的那只手掌心里长出了一根刺,已经从他的后腰穿透到前面。即便如此他依旧释放出自己最后的信仰之力将之集中在双眸中,那纯白的天使之瞳放出两束光芒,直接洞穿了半瘟的两个脑袋的眉心。
无数的恐惧力量如泄气的气球气体一样倾泻~出来,米琳手中的圣剑落下,她闭上了眼眸双手合十开始吟唱,身后的雪白天使之翼张开放出无数的锁链穿透了半瘟的身体锁住了半瘟。米幕也做了同样的选择,身体里爆发出天使灵魂锁链,将半瘟与他们牢牢锁在一起,就这样,两个大天使长陨落,两具身躯锁着不断挣扎的半瘟坠入到卡瘟的体内,连带这恐惧一起被卡瘟融合。
见到大天使长陨落的天使军团也纷纷陷入了疯狂,每个人都如毫无理性的野兽一样进攻,圣光护体恐惧也不惧,不管受到多重的伤也要以伤换伤,最后用尽全力之后便爆发灵魂锁链锁住四五只恐惧战士或者恐惧战将,拉着它们一同坠入卡瘟的体内,一起被她同化消失。
看到这一幕幕的壮烈和牺牲,秦臻和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红了,每个人都觉得鼻子发酸,此时此刻那恐惧依旧还在他们心神里横冲直撞四处撕裂,只是这种冲击远远不如那心绞般的疼痛来的强烈。画面最终切换到了米琳身上,所有人的双目再次睁大,双拳紧握睚眦欲裂。
此刻的米琳早已没有了天使圣王的神圣威仪,她身后的十二羽翼折断了八只,整个人张开双臂背对着恐惧魔兽千目狼已经失去了生机。一条条的锁链穿透了她的各处身体关节,穿透那圣洁的娇躯刺入千目狼的每一只眼睛中,而后从它的身体里穿出来,将它巨大的身体死死束缚住。
张开双手的米琳如一个十字架般与千目狼困缚在一起,那天使圣王的娇躯已经千疮百孔,那穿过她身体的每一条锁链都深深刺穿秦臻等人的心神。此时此刻恐惧对心神的冲击早已经在他们的心中越来越淡,越来越渺小,哪怕它扩张的速度不减反增,可是却永远也无法代替此刻众人心中的悲怆和伤痛。
“诸位,该我们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