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五十九节 掌院闭关
(); 岭南王叹息:“可惜,可叹,可恨。天下才子尽入太学。”
郡主想到了另一件事:“对了,王兄。今日与刘公子谈过,得知那董封从王府讨要血虫,竟是为刘公子师姐治心疾。”
岭南王皱眉:“血虫操弄血气,用血虫代替心脏,治疗心疾倒也说得通。可血虫隐患颇多,他们怎敢?”
郡主叹道:“恐怕是病急乱投医。煮骨疗毒这种事,我们不也做过。”
岭南王点头,病人到了绝境,只要有一丝希望,什么都愿意尝试。
岭南王道:“其实我倒是对能教出刘知易的那个游方郎中颇有兴趣!数十年来,隐居京郊,声名不显,可教出的徒弟,却如此惊艳。”
郡主眉头微皱,她竟没有第一时间想明白王兄的意图,还以为王兄只是想拉拢刘知易,才收方戎女做徒弟。现在看来,竟然是冲着刘知易的师父去的,她调查过,那游方郎中是方戎女的养父。王兄平时不管事,可心思之细腻,她一不注意,都察觉不到。
“还是王兄考虑周全。”
……
刘知易回太学时,一路上乘坐王府的马车,心里十分纳闷。
岭南郡收师姐当徒弟的行为,到现在都让他不敢相信。刘知易想不明白王爷的意图。
难道紧紧是为了拉拢我,才收师姐做徒弟,我一个小小的太学士子,学的还是医道,有必要花这么大代价拉拢吗?真要拉拢,难道直接收我不好?我肯定抵受不住王爷收徒的诱惑,王爷要收我,立马就磕头。
有些嫉妒师姐的好运,岭南王是当世有名的武道高手,堂堂二品。朝廷里能跟他匹敌的武道高手没有一个,整个天下也寥寥无几。天下承平,没有厮杀,岭南王父子是最后一批经历过大战的高手。
一直到太学,刘知易都没找到一个合理的逻辑,反倒是觉得,师姐真是天才这个理由,更合理一些。
进了太学,外十三室友都在,没去上课。刘知易走进外十三宿舍的时候,他们正在热烈的聊着教坊司和青楼的花魁,花魁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各家都在大张旗鼓的为自家花魁造势,这段时间正是青楼最为热闹的时候。
“哎。刘兄,你还欠我一次花酒没请呢。”
看到刘知易进来,正在馋别人口中花魁身子的尤所为马上催债。
“先欠着,改日还。”
“今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尤所为继续催。
许多福鼓动:“没错。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日了。”
刘知易反对:“今日?对了,你们怎么都没去上课?小心被学谕、学监抓了。”
“切!”
众人鄙夷,但没人骂刘知易小气,因为他花在室友身上的钱并不少。买通斋仆,每天给这些懒鬼带早餐,就是一笔不小的银子。另外刘知易为了显微镜,岭南王世子送出的十几万两银子的财物,说不要就不要了。让人怀疑他是豪富之家的子弟。
“莫非,刘兄还是个雏儿?”
李园突然猜测。
刘知易憋红了脸笑骂:“滚滚滚。上课去!”
刘知易难得想用功,众人却表示不用去了。
“为何?”
“张景关禁闭了!”
众人异口同声。
“所为何事?”
刘知易诧异,斋长张景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关禁闭是太学中很重的责罚,他犯了什么罪?
“嗨,魔怔了。竟然偷守藏吏的眼镜。”
守藏吏有一副水晶眼镜,人家老头没有这老花镜连人都看不清,还怎么读书?偷人眼镜,如此歹毒,关禁闭不为过。
刘知易又有点感慨自己命运之子的属性,张景偷眼镜,肯定是为了水晶,找水晶,当然是为了制作显微镜。
一切因我而起啊!
“那我去找一下掌院。”
张景关禁闭,他想去求情。不是可怜张景,而是现在需要张景,他从郡主那里拿回来一个水晶碗,足够做两台甚至三台显微镜,这事张景熟门熟路,不用张景这头免费的驴,还能用谁去!
先去了掌院家,李问寒守在院中,不准任何人靠近掌院屋子。
“刘贤弟。掌院闭关了!”
是在闭关,还是在偷看显微镜下的世界?
刚冒出这个念头就打消了,掌院是四品医者,修为早就到了关卡,卡在四品十几年。现在突然闭关,莫非?
刘知易小声问道:“李大哥,掌院在冲击三品?”
进士九品,每三品都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七八九品是基础,四五六品是中坚,超过四品后,就是高手了。江湖叫大侠,朝廷叫大臣,学校叫大师,放在那里都少不了一个大字。
李问寒点点头,一脸严肃。
刘知易真心为掌院高兴,不是对掌院有多敬爱,而是掌院是他的靠山之一。做出显微镜后,他就成了掌院的得意弟子,如果没有意外,将来会留校做学官。掌院悉心栽培他,当然要罩着他。假如掌院突破三品,即便再发生徐谦案,刘知易现在也不太怕被卷进来。
而且刘知易突然有了一个猜想,掌院闭关冲击三品,莫非是因为在显微镜下看到了三品的世界,突然有了顿悟?
境界不同,眼界不同,刘知易知道,通过显微镜,他能看到的只是细胞的结构,但掌院这种医道高手,却有可能借此验证他们多年的领悟和猜测,从而找到正确的道路,跨过瓶颈。
“可是跟显微镜有关?”
刘知易又问。
李问寒点头:“掌院闭关前交代我,你回了悬壶院后,要我用心督促你的学业。待他闭关出来,还会亲自教导你。”
李问寒露出一个羡慕的神色。
能得到掌院亲自教导,这种机会可不好得到。尤其是闭关后的掌院,很可能会是一个三品医者。太学已经多年未出三品医者了,掌院执掌太学二十余年,都难以跨过三品瓶颈。三品和四品隔着一个大的境界,四品医者,医术再高,也只能医治凡俗疾病,三品医者,却能体察微弱,接触到世界的本质,直面疾病的本源。
没见着掌院,就跟李问寒说了说张景的事情,李问寒答应帮忙通融。
既然到了掌院处,想了想,顺便去隔壁看看。毕竟董封曾经帮过自己,虽然是用一架显微镜交换的。董封宅门紧闭,门缝处的灰都落了一层,家门多时不曾打开。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刘知易此时肯定踹门进去,担心主人发生意外,但这是董封,不可能有意外,他只会给别人带来意外。
董封多日未出门,莫非?
刘知易心中暗想,难道董封也闭关了。掌院可以,董封自然也可以。相比俗物缠身的掌院,董封其实更加纯粹,而且研究稀奇古怪的东西更多,他对医道的领悟不一定比掌院更深刻,但一定比掌院更全面。
一架显微镜,给悬壶院造就两个三品,如果真能如此,悬壶院在太学中的地位都能抬高一个层面。而他在悬壶院的地位,又会太高一个层面。
掌院不在,张景闭关,刘知易索性去了法家拂士院。直接去外百八舍,宋士杰和他的舍友都在,宋士杰兴奋地告诉刘知易,他们的斋长李启晋升了。
李启是老牌内舍生,去年年底,带着他们徙木斋学子,在学院各处辩法,辩赢一个个对手,修为终于冲破瓶颈,更上一层。没经过朝廷考核,掌院郭镇辅特批他先升入上舍,等朝廷今年春闱学考的时候,在任命学官。
太学的上舍学生,相当于科举的进士,只是朝廷并不认可,但上舍生在实力上不输给进士,所以每年科举,上舍生参考基本能都高中。
刘知易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跟他有关的人,一个个命运似乎都改变了。掌院、董封闭关,李启晋升,方戎女成为武道天才……
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命运之子?
之后几天刘知易都泡在法家拂士院里。
有机会就向李启请教法术经验,还借了一根法家腰绳。
“绳之以法!”
腰绳远远抛出,准确缠住了十几米外的林花身上,林花一脸惊恐的回头。
见是刘知易作怪,眉目含嗔:“公子!”
法家法术是可以借助道具的。
刘知易之前觉得自己已经悟透了许多法术,可就是用不出来。昨天终于弄明白了,是他境界太低,不足以运用那些法术。只有修炼到了进士境界,哪怕只是区区九品,也就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法术了。跟武道功法颇有些相似,进士境界的武者,才能聚气成刃,从而催发刀气剑气伤人。进士境界的法家同样如此,可以驱使真气进行各种演化。
只可惜刘知易的法家修为,只是区区秀才。好在法家真言中的《捕》字诀中,大多数法术都可以借助道具。比如绳之以法,可以借助一根实体绳索,来承载脆弱的真气。比如目无三尺,可以借助木渣、煤灰等工具,不过刘知易不知道这跟直接撒石灰有什么区别。还有法网恢恢可以借助渔网,负荆请罪可以借助儒家的戒尺等等。
刘知易反手一扬,帮助林花的绳子倒飞了回来。
林花只以为是跟自己玩耍,倒也不恼,反而羞上眉梢,瞪了刘知易一眼,继续迈开小碎步在前边引路。
跟在刘知易身旁的方戎女闷哼一声,不太高兴。
师姐啊,别生气,等到了五十岁就娶你做小。
刘知易来王府,是还秘籍给师姐的,他已经领悟了其中一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