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一百一十二节 道家无为
(); 宿舍里只有谢忠一个人,其他人应该都去学习了。
谢忠见了刘知易,那叫一个热情。
刘知易恰好也心烦,正好跟他聊聊,两人把最近悬壶院发生的事情聊了一个遍。
掌院去了太医院,这个刘知易知道。他不知道的是,新的掌院竟然是董封董封可是一个祸害,结果一大批悬壶院弟子选择去太医院投奔孙望堂,于是悬壶院上舍几乎为之一空。
结果董封当了掌院之后,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坏事,大家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因为董封根本不出面。出面管理的,是李问寒,他现在已经升为学谕,是董封之下的二号人物,老学谕辞官了,听说是不满悬壶院的任命,没能接任掌院。
“对了。还有一件事,李问寒今天私下透露,朝廷要南征了。我们悬壶院的弟子要随军,让大家做好准备。”
“每个人都要去?”
刘知易问道。
谢忠摇头:“全凭自愿。不过随军可以算军功,不是啥坏事。反正又不用医官冲锋陷阵,在后方诊脉开方,就有大把军功,又能治病救人,又能升官发财,两全其美。所以应该都会去的。”
两全其美,治病救人和升官发财,又是算计。
刘知易病又犯了,怎么所有人都在算计,把治病救人跟升官发财联系起来,刘知易感觉无比的龌龊。看着谢忠势利的神情,他不由得厌恶,可他却很了解谢忠,知道这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谢忠见刘知易眼神不对,疑惑道:“刘兄。你该不会不想去吧?”
刘知易摇摇头:“没想过。”
谢忠道:“也对。你用不着军功,你可以考科举。一举成名天下知。”
考科举,就是为了一举成名吗?这么功利!
刘知易突然意识到他可能病了,中了儒家的毒。或者说是反儒家的毒,他觉得儒家功利,处处算计,他本能反感,过犹不及。
深吸一口气,决定什么都不想了,不修炼,不做事,把自己清空。
没来由的,刘知易想到了道家三子,那三棵树一样的老道。
“嗯。谢兄,我去一趟道院。晚上请你们去喝花酒。”
提起道家,刘知易始终心有余悸,感觉那三个修道的人,把自己修成了木石。他怕变成那样,只是现在十分烦恼,隐约觉得淡薄的道家,可能帮到他。
谢忠道:“你要去道院?那破地方,阴森的很。”
道院对太学所有弟子来说,都是一个不太舒服的地方,去了那地方,感觉不到生气。越是修行的人,越是敏感,越不舒服。所以极少有人去道院,但也没有关于道院危险的传言,似乎并没有人因为误入道院,而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刘知易觉得,他上次去只是一个偶然。
但他还有些忌惮:“晚饭之前,要是我没回来就去找我!”
万一他陷入道院,舍友会把他救回来。
谢忠点点头:“放心吧。你跑不了的!”
轻车熟路来到道院,这里还是那么阴森,还是那么荒芜。几株李树后的大殿屋檐下,还是坐着三个道人。一人膝头一只鸟巢,一人头顶一片青草,一人坐下长满蘑菇。
冰凉的空气让人平静,三个道人让人清冷,刘知易直接在他们对面坐下。
刘知易心中揣测着。这三个木石一样的人,他们在追求什么?
这世界上的道家,跟他以前印象中的道家有些不同。他以为道家追求的是长生不老,追求的是羽化成仙,其实不是。这世界上有追求长生不老的道人,他们同样会打坐参悟,但目的是追求长生,倾心于烧丹炼汞,这些道人被称作方家;有追求羽化成仙的道人,他们追求的是超脱物外,这些道人被称作仙家;与方家、仙家相近的,是阴阳家。
阴阳家和方家、仙家都源自道家,也都研究五行循环,推演阴阳变化,但方家和仙家被称作左道,阴阳家则是诸子百家之一,因为阴阳家的目的,不是明确的私利,是为了研究万事万物的本质规律。
方家烧丹炼汞,只求自己长生,外人学不到好处,百姓学了,倾家荡产,权贵学了,放浪形骸,君王学了,荒废朝政,所以方家是左道;仙家离群索居,游荡名山大川,与世无争,他们只追求超脱,万事万物,在他们眼中,如若无物,他们的道远人,所以不是真道,也是左道。
渴望长生而整天烧制丹药的方家,追求超脱而幽居山泽的仙家,都不被认可,而阴阳家,追寻五行变化的奥秘,上制天文历法,下定阴阳风水,有利于万民,所以被列入诸子百家,受万民供奉。
难道只有对百姓,对社会有好处的学术,才能成家立派,得到认可?难道连开宗立派这样的大事业,也是功利的?
刘知易盘坐在地,他来道院,是追求心灵的安宁的。可坐在三个道人面前,却心思烦乱。他依然无法摆脱儒家强行开悟后对他产生的影响,受到儒家矛盾理论的干扰,看什么都功利,看什么都不顺眼。
只有看着眼前这三个正宗的道家,他才能感受到纯粹。他们清静无为,上次来的时候,刘知易觉得一切外物都影响不到他们,他们是他们,世界是世界。这次来,他有了新感受,他觉得这三个人根本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无所谓外物也无所谓自身,他们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他们。
他们不在乎一切,他们就是一切,他们融入一切。他们对政治、经济、文化,对社会变迁,都没有兴趣,可偏偏任何学派,任何存在都承认他们,没人能否认他们是诸子百家之一,甚至奉为诸子百家之首。因为他们在用自己知行合一的行为,在宣扬一个理念:清静无为,这个理念,百姓悟了,与世无争,官员悟了,无为而治。他们本身或许不在乎别人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什么,可外人因他们而受益,所以尊崇他们。
“道不远人,才是道家。”
刘知易脑子里对比了几大道家学派,突然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他的领悟,依然是儒家的,中庸之道“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
脑子一片混乱中,突然听到一声仿佛起字幽静的远古时代的声音:坐忘~
如听魔音,刘知易感觉心中的杂念,瞬间被击的粉碎。
他立刻进入了一种深度禅定的状态,这种状态他偶尔打坐中会进入,但最近已经很难做到。
清净中,只有一点光,似静似动,似乎在此处,又似乎在彼处,无所在,又无所不在。一片清明之中,突然升起一缕疑惑:我是什么?我在哪里?
这丝疑惑仿佛船锚,将那道光坠下,挣扎着似乎要醒来。
突然有声音响起:“坐忘,可游乎无人之野,游乎四海之外”。
光定住了,光清澈了,万物在动,念头不动。
光景如浮云,流光溢彩凝聚、消散、扭动、纠缠,似曾相识的感觉,十分亲切。
念头不动,任由流光变幻,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直到肩上传来一点疼痛,流光炸散,光点坍缩,刘知易回过神来了。
睁开眼,眼前还是三个枯木一般的道人,以及身后一脸紧张的谢忠和尤所为。
两人摆手催促着。
刘知易不急,恭恭敬敬磕头,三拜九叩。
轻轻地来,轻轻地走,没有出声。
出了道院大门,几人才敢说话。
“刘兄,你刚才怎么了?”
谢忠疑问道。
刘知易道:“我悟道了!”
他真的悟道了,开悟了道家。
尤所为好奇:“你怎么悟道的?”
太学道家,已经六十年没有过新弟子了。
怎么悟道的?刘知易回忆刚才的感觉,想到了万物皆空后,那一道光。
“贵乎一点灵明,圆混混,活泼泼,无心无而为,时止时行,以辅万物之自然”。
两人没听懂,但觉得很厉害。
“刘兄,你要兼修道家?”
谢忠惊叹道。
刘知易兼修不是什么秘密,最初兼修法家,还有人劝说他,觉得医家不适合兼修。后来他辩法胜过嬴悝之后,就没人劝了,反而劝他该直接修法家,放弃医家修为。再后来儒家找到刘知易,刘知易又兼修了儒家,这时候更没人劝了,只剩下感慨。
所以听说刘知易在道院悟道,谢忠也只是惊叹,至于刘知易修不修,他根本不发表意见。反正他们对木石一般的道家,避而远之。
“刘兄,你以后会不会像道玄先生一样?”
尤所为担忧道。
谢忠马上道:“千万不要。”
刘知易笑道:“当然不会,我还要请大家喝花酒呢。对了,其他人呢?”
尤所为道:“老熊、许多福去太医院当值了。李园去南陵县义诊去了,那边发了时疫。”
谢忠嘿嘿一笑:“怪他们没运气!”
刘知易叹道:“人不全啊,没意思,突然不想去了。”
谢忠连忙道:“别别。三人为众,上次帮你做骨牌,我俩可忙了三天。”
刘知易想起来了,尤所为早出晚归的,好容易跟大家去了一趟青楼,却没能跟花魁谈心,回来懊恼的睡不着觉,刘知易安慰要单独带他去,谢忠死皮赖脸要跟着。刘知易请两人帮忙做了一副骨牌扑克应付岭南郡主,但之后已经带他们去过了。
不过不在乎,今天请他们去青楼,本就是散心去的。说不想去了,是开玩笑。
“是这样啊。那咱们三个众人就去吧!”
刘知易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