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148章 焚世之光
马老爷,马守庆的父亲马太岁,当年被河蚌蛊惑的那个人。

原来闯入刑部的是他。

刘知易一直疑惑,他亲眼看到河蚌在天雷之家,炸裂开来,即便不死肯定也重伤了,怎么敢这时候闯入京城。

如果是马太岁那就解释的通了,这老贼受到河蚌蛊惑,贪图河蚌赐予的力量,做尽坏事,甚至为河蚌搜寻血食,用两水村的童男女喂养河蚌。河蚌天地不容,马太岁人间不容,该死!

此时听到“马老爷”的称呼,这人不人鬼不鬼的老贼,竟然也晃了晃神,突然阴恻恻笑起来。

“对了。我姓马。该死!我是马太岁,我不是水鬼!都该死,都该死!”

这怪物突然癫狂起来,身上黑气扭曲,毫无征兆的朝众人冲过来。

早在这怪物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都在暗中急需力量。

尤其是怪物听到马老爷称呼,晃神的刹那,让大家都准备好了。当他冲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了防备。

刘知易率先出手,一挥手,一道法绳将马太岁捆的结结实实,但刹那间就被马太岁挣脱。刘知易甩出法绳的同时扑向楚儿,将她和孩子抱在怀里,从大门撞了出去。

楚儿在刘知易怀里浑身颤抖,身上滋生出一股股黑气。刘知易心头升起怀疑,让他联想到了妖气,他身上也有,他当时从那颗河蚌里的珠子上,吸水了大量妖气,融合之后,竟然领悟了妖道。妖气他很熟悉,但小心分辨之后,楚儿身上的黑气并不是妖气,妖气给人一种丧心病狂的感觉,而楚儿身上的黑气,则带着一种温和的感觉,一个仿佛毒烟让人恐惧,一个好像黑夜让人心安。

此时顾不上楚儿身上发生了什么,将楚儿抱出杏园,放在远处隐蔽之初,马上重回杏园。

此时玉扣的房中,各种声响不断,各种光影闪烁。

刘知易进门的时候,看到玉扣正在与一个扭曲的黑影贴身搏杀,那黑影仿佛没有骨头一样,时而在地面上流淌,速度极快,仿佛浪涌;而是而在空中飞动,像一片黑布;时而像尖刀一样刺来,时而像罗网一样裹来。

玉扣辗转腾挪,衣袂飘飘,看似飘逸,实则惊险。好在她身上时刻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微光,如同将月光披在了身上,马太岁身上的黑气一触及这明光,马上被烧灼出一股股白烟,只能缩回去。可马太岁化作的黑影却不依不饶,始终纠缠着玉扣不放。

谢玄此时在外围骚扰,在屋内地上插着十杆小旗,随着谢玄不断向十杆小旗中输送真气,十杆小旗之间气势勾连,屋内的玉扣和马太岁都置身于一个特殊气场之中。气场中,时而闪现出一把把刀光剑影,从意想不到之处杀向黑影。总是在玉扣要被黑影逼死之际,将黑影阻拦一二。

刘知易知道,这就是兵家的阵法。玄妙无比,他却不甚认可。魏无暇将兵家从武道分裂,弃武从文,兵家成了谋略家,只知道推演阵法,却少了冲阵杀敌的本事,现在大敌当前,谢玄这样的兵家,却只能让一个女人顶在前面。

刘知易没有耽误,不知何时手里出现了一把刀,一把鬼头刀。直接冲入阵中,与马太岁厮杀起来。

玉扣终于松了一口气,闪开空间,将主场让给刘知易。

刘知易挥舞大刀,虎虎生风。这把刀他用的太熟了,几乎每日锻炼,就是刀法有些粗浅,军中常见的《百战刀法》。不过在进士级血气的加持下,刀口处始终有刀气浮现,锋锐无匹,斩在黑影之上,割裂片片碎片。刘知易的刀法并非无懈可击,因此不时被黑影击中,撕心裂肺的痛,黑影自带剧毒,腐蚀伤口。

刘知易顾不上许多,猛打猛冲,没办法,他学了十几年的家传刀法,就这个路数,玩巧,他也不会。

倒也不是全无好处,这一通乱刀,他砍的很痛快。学刀法十几年,根本没机会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的砍人,太平盛世,没有这样的机会。

虽然身上时不时被马太岁诡异的身影用意想不到的方式伤到,但都不是要害,反而激发了刘知易的血腥,凭着一股血勇,越战越畅快。为了配合武道手段,刘知易特意加载医家身份,用医家真气辅助,让血气更加迅猛。身上血气弥漫,刀口刀气喷薄,突然一道刀气爆发,将马太岁一刀两断。刘知易感觉浑身通透,这一刀将自己目前的力量提升到极致挥发出去,不但人畅快了,刘知易知道,他又有所突破,向前迈了一小步,武道实力从八品迈进七品。

此时顾不得为小小的突破高兴,因为一次爆发之后,血气有些虚了。可是眼前这个怪物,依旧疯狂,明明被一刀两断,但顷刻间就合二为一。他仿佛真的是影子,是一团带着光彩的黑气一样,无形物质,用刀剑根本伤不到他。

突然刘知易感觉旁边一股寒气袭来,他马山让开,黑影不动了,被寒气冻结,谢玄出手了。

马太岁成了一座冰雕,很有艺术感,像冰封了一张正在飘舞的黑布。

刘知易趁着机会,掏出一颗百牛丹吞下,马上用医家手段划开药力,快速吸收。心中思索着对策,眼前这个怪物,刀剑难伤,自己嗑药也没用。

扭头看了一眼玉扣,注意到她一直在积蓄力量,感觉要放一个大招。

冰雕上刹那间出现裂缝,不能刘知易药力消化,瞬间炸开偏偏冰屑。

刘知易将鬼头刀挡在身前,但只挡住了面部和胸膛,其他地方被冰屑扫中,仿佛扎了一万根针,痛的倒吸冷气。

这时候强光亮起,玉扣积蓄的大招终于放出来了。

玉扣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她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光团,纯白的光释放出来如同实质,充满了整个屋子。屋顶消失了,墙壁消失了,桌椅消失了,地面消失了。只有一个影子在光亮中无所遁形,四处逃窜,却仿佛被困在光的世界中的囚徒,左冲右突逃不出去,身上滋滋冒着白烟,发出凄厉的鬼叫。

黑影尖啸着,却急剧萎缩,仿佛被蒸发了。

相反,刘知易沐浴在这明光中,却赶到一阵舒服。仿佛春水流过,手上的肌肤立马不痛了,快速恢复,圣光透过皮肤渗透进入身体,感觉力量都在快速恢复。

刘知易顾不得感慨玉扣这招数的神奇,他集中精神,握紧了刀,冲向视野中唯一能看见的黑影再次杀过去。

以为会像之前一样没用,只能祈祷骚扰和牵制,结果这一次砍到了铁板,发出了金铁相击的鸣响。手上感觉到反馈的力道,刀被弹开几寸,没有气馁再次砍上去。这次如同砍上皮子,浑不受力。而且刀子竟然抽不回来,仿佛被什么东西吸住了一样。

“嘻嘻吓吓…”

怪笑声再次响起,笑声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仿佛在嘲笑对手的自不量力,或者在告诉对手之前只是游戏。

刘知易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怪物的身影再次凝实,随之而来的是,光明渐渐暗淡。

黑影再次凝聚成一个人行,露出那颗煞白的头颅和水草一样的头发,其他身体还是黑影,但手上却捧着一颗亮白的明珠。

所有的光线都在朝明珠聚集,仿佛被这明珠吸收吞噬一样。刘知易的刀也架在明珠之上,明珠如同磁铁一样死死吸住鬼头刀,细心分辨,发现其实并没有完全碰在一起,刀刃和明珠之间,有一层淡淡的透明气体隔绝,那气体高速旋转,形成水窝一样的旋涡,吸走了光,吸住了刀。

刘知易第一反应是弃刀,可看到是这颗珠子之后,他马上改变了主意。刘知易曾经将珠子一刀两断,然后才能从中拿出那根冰针,只不过两半珠子又合二为一。后来将珠子作为证据,上交给了刑部,没想到此时出现在马太岁这个怪物手中。

看到珠子后,刘知易没有犹豫,马上兑换一道刀气,一道三品刀气,从刀口喷薄而出。

让他大感意外,刀气并没有将珠子再次一刀两断,而是被旋涡给吸收了。

于此同时,珠子习惯了所有的明光,刘知易第一时间弃刀,朝一边翻滚,险之又险躲开了影子的一次反击,只见影子从他身旁掠过,没有折返继续缠斗,竟然直接朝着玉扣扑去。

刘知易暗叫不好,他看到玉扣此时脸色煞白,手里握着一块白玉,白玉上最后一道光正在熄灭。她竟然是用这个宝玉,才发出了刚才的光明。如果马太岁不是有那颗珠子,可能就被明光烧死了。

刘知易眼睁睁看到玉扣惊愕的眼神中,黑影已经扑了上去,根本来不及阻止。就在黑影扑倒玉扣面前一尺的时候,突然惊叫起来,一团火焰从影子脚下升起,顷刻间影子被熊熊烈焰包裹,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再次在屋里乱窜起来。试图躲开身上的火焰,可是那火焰如跗骨之蛆,怎么甩都甩不掉。

竟然是谢玄,他的火阵激发了,就等着影子偷袭玉扣呢。

黑影到处乱飞,速度极快,刘知易判断凭借自己的身法,根本追不上。

身体追不上,可眼神能追上,刘知易一甩手一百零八根长短飞针飞了出去,一大半击中了黑影,将黑影暂时钉在了房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