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151章 楚儿的神奇天赋
一边吃着吕公送来的美食,一边跟吕公探讨着。

吕公虽然修为没了,见识还在。

他告诉刘知易,对诸子百家都可以有疑惑,但也要有迷信,力量来源于新任而不是质疑。

刘知易不认可,他认为真正的道理,是经得起考验的,科学的基础就是怀疑,证伪而后存真。如果不允许质疑,那么一切都很难称之为真理。

吕公摇头,问了一个问题:“你是什么?”

刘知易一时发蒙,我是什么,我是人,我是我,我是父亲的儿子,兄长的弟弟,我是太学的弟子,是……

我的一切,竟然都是外界赋予的,身份多变,他迷惑了。

抛弃这些外在赋予的内容,刘知易突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了。

吕公笑道:“你相信你是,你才是。道家说天地不仁,法家说天道至公,墨家说天道至善,你要相信,它们就都对。”

刘知易轻轻点头,他是父亲的儿子,毋庸置疑,不然他爹会杀人的;但他也是兄长的弟弟,并行不悖。道家说天地不仁,看到的是自然选择,冷酷无情;法家说天道至公,天道对万事万物都是公平的,每个人不论贫穷富贵,都要经历生老病死;墨家说天道之善,天生万物以养人,脉脉温情。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些道理都对,真要辩一个是非黑白出来,这就不是杂家了,那是道家,穷天地之至理。

“谢吕公指教!”

刘知易恭恭敬敬作揖,他有时候太执拗了,这里不是物理世界,至少这里的物理法则不同,精神也是实实在在的力量。

吕公抚须而笑:“孺子可教。”

刘知易继续吃饭,吕公则在收藏中翻找起来,等刘知易吃完饭,他翻出了一件背心。

“把这个穿上。”

“这是什么?”

刘知易接过来,入手沉重,触感清凉,竟然不是丝绸制成,而是某种金属丝线编制。

“金丝软甲。穿着防身吧。”

“不用了吧。”

刘知易婉拒,挺沉的,感觉至少有七八斤重。

吕公很坚持:“请你一定爱惜有用之身。这件衣服你必须穿上,不点亮那盏灯,一定不要轻易脱下。”

刘知易叹息一声,将软甲套在长跑之下,吕公这才作罢。

内有软甲护身,外有高手保护,杂家在他身上下的本钱真不少,不好好修炼杂家,刘知易都觉得不好意思。

吕公收起食盒,叮嘱刘知易安心修行,他不打扰了。

吕公走后,刘知易开始修炼杂家。

杂家功法特殊,跟百家其他专心精神意志不同,杂家主要修行经脉、窍穴。

在不同的窍穴中生成不同的真气,融合在一起,就是杂家真气。既可以融合,也可以分散。

刘知易切换成杂家身份,丹田中一口杂家真气,眉心中还有一丝儒家气息,关元一丝医家气息,膻中一丝法家气息。

这些气息,刘知易十分熟悉,都是修行过的百家真气。但却有所不同,他修行的儒家真气中,既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气,也有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圆滑,可截取到杂家窍穴中的这股儒家意境中,只有刘知易深刻认同的那些刚正意志,没有半分油滑世故的明哲保身气息。这就是杂家,修的是百家中的长处,改掉了其中的短处,至于长处和短处,则需要自己来判断。

刘知易驱动儒家、法家、医家真气循环往复,分别形成三个循环。同时用不同意念驱动,驱动儒家的是千万人吾往矣、达则兼济天下这样的意志,驱动法家的是法律之下人人平等这样的意念,驱动医家的是尊重生命,不分彼此的人道主义精神。

三股真气随着一个个周天运转,不断吸收刘知易已经修成的精神,逐渐壮大起来。从气若游丝变得生气勃勃。

刘知易的法家,本就修炼到了六品,虽然不用直接以杂家身份运用法家真气,但精神意志是一体的,他早就修成了六品的法家意志,此时截取过来,快速滋养着杂家内存的法家气息。气息很快从童生、秀才级别,攀升到了举人、进士,最后达到进士七品的水平,再也无法提升;儒家同样如此,不过只到了举人境界;医家也是举人。

三股真气最后在丹田汇聚,杂家真气的品质快速提升,最后也成为进士水平。

果然,吕公猜测的没错,杂家真气的品质,跟兼修的其他修为一致。将来他能将法家修行到一品,或许真的可以成就一个杂家大宗师,点亮诸子阁中的那盏灯。

至于如何点灯,刘知易还有些明悟,杂家修行,就像点灯。一个个窍穴,内修不同功法,如同在身体里点燃诸子百家不同的灯火。

融合而成的杂家真气,可以按照各家功法行气,驱使不同术法。刘知易试了一下,运用法家的法术能达到进士水准,运用医术只是举人水准。不过跟正修不同,用杂家真气运转医术,其中竟然隐隐带着法家和儒家的不同气息,其中法家刚正之气,对某些医术有辅助作用,儒家的中正真气,也能平复某些情绪,绝对对患者有好处。

夜里,潜回太学睡觉。

晚上跟舍友们聊天,打听了一下刑部大火的消息,果然一场官场震动。刑部尚书罚俸半年,当值的侍郎罢官,郎中贬职。除了一个拼死杀敌的捕头之外,许多捕快被罢免。最后定性是,刑部闯入了飞贼,目的是劫狱,放火只是为了制造混乱。

刘知易知道这其中有许多不能对外人道的内情,至少妖物的情况不能公开,一来不想引起百姓恐慌,二来,出了妖怪,对朝廷的面子是一个打击。毕竟,“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妖怪横行是亡国的征兆。皇太后绝不会允许这种消息传播的。

又打听了一下南征的事情,南征吵吵嚷嚷,行动却很缓慢。这很不合理,军事行动,本来应该保密,却闹得天下皆知。恐怕南蛮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战争。

几个舍友都要随军,说起这个话题,都很兴奋,又将他们道听途说的南蛮消息说了起来。

南蛮在荒林之中,开辟了许多良田,修建了一座都城,拥兵十万,不容小觑。南蛮悍勇,女主当国,男女皆兵。南蛮大将军,一身蛮力,能开山裂石,南蛮巫师,巫术奇诡,能驱使虫蛇。

虽然这些人说的夸张,刘知易却认为这样一个刚刚形成的部落制小国,不足以威胁中原。至少威胁比漠北的狄人小的多。

雨林是天然的屏障,保护了南蛮,也限制了南蛮。开发雨林,要比开发平原,草原难得多。雨林民族,先天不可能对平原国家,对草原国家形成威胁。

但朝廷却执意先对南蛮动手,这太冒险了。万一大军云集岭南之际,漠北狄人铁蹄南下,那将是一场中原的灾难。甚至因此亡国都不是不可能,周武王伐纣的时候,就是趁着商纣王派商朝大军东征东夷的机会,导致纣王只能武装刑徒对抗,结果刑徒阵前倒戈,朝歌城才被攻破。

这个历史上,没有武王伐纣,但也有一些类似的故事,可朝廷却没有吸取教训,难道人类从历史中吸收的唯一教训,真的是无法吸取任何教训吗?

朝堂大事,他们这些学生无法左右,只能压着疑惑,第二天继续修炼。

吕公对刘知易真的不错,一天三顿饭,亲自送来。

让刘知易可以不出密室,一直修炼到晚上。

傍晚,他出了密室,直奔怡红院,去听听谢玄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他先到,跟玉扣聊了一会儿。

说起楚儿的安置,刘知易还是希望楚儿去宜春院,他不放心玉扣这个身份神秘的人物。

玉扣不愿意放手,说让楚儿自己选。

叫来楚儿,楚儿表示愿意跟着玉扣。

刘知易很奇怪,询问原因。

楚儿伸出一根指头,指头上发出淡淡的微光,光明而温暖。

玉扣笑着解释:“楚儿有修行大光明经的天赋。”

楚儿屈膝:“楚儿谢过刘公子关心。楚儿想自己保护自己。”

经历了这么多,她清楚只有自己变得强大,才能保护自己,还有她的…孩子。

楚儿将马家遗孤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了,这是一个女婴,只有八个月大。

刘知易叹了口气,他选择尊重楚儿的选择。

没想到玉扣收买楚儿的方法,是传授她摩尼教功法《大光明经》,听说这部功法很难修炼,历代只有圣女有资质修行,没想到楚儿竟然也可以,难道说她将来要继任圣女?

刘知易恍然想起楚儿是修炼过画道的,随口问道:“楚儿姑娘,那你的画道呢?”

画道是王铄教给楚儿的,王铄也评价过楚儿画道天资很好。

玉扣替楚儿解释:“刘公子,你怕是不知道楚儿姑娘天赋有多好,天资有多高。他兼修画道,能将画道与光明经修的融会贯通。”

融会贯通,并行不悖?这不就跟自己的杂家,系统一样了吗?

不等刘知易继续探寻,谢玄终于到了。

进门后先后向刘知易和玉扣行礼。

“刘兄!”

“圣女!”

听到这称呼,刘知易颇为诧异,原来谢玄知道玉扣背后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