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异界需要革命 > 第159章 指教教头
身体恢复了一些,可以坐起来打坐了,先检查身体,骨头没断。应该是被方戎女气血冲到了。运转医家真气,一些损伤渐渐复原。

等到月亮到中天,已经完全恢复。

得去看林花了,不知道林花在不在王府,这事不好问方戎女,师姐会吃醋。

“师姐。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推门而出,林花就在屋外,看着像是随意转悠的模样。实际,肯定是专门来堵他的。

装作不知道,惊呼一声:“林花!你怎么在这里?”

林花也装不知道,惊喜道:“刘郎。你也在啊。我来明志台上赏月,刘郎你来做什么?”

静心斋外的方台叫明志台,静心方能明志。

刘知易道:“我刚才练功,现在有些饿了。”

林花马上道:“那去我屋里,给你弄吃的。”

就是要赶紧走,在师姐门前,容易出事。

离开静心斋,走到小金川园那间屋子,这里变了许多,跟以前来格局,陈设不一样了。前几日来,只顾着叙旧情,两人都没注意这些细节。

看出了刘知易的疑惑,林花解释道:“郡主安排人重新装饰过了。让我以后就住在这里。”

郡主的园子,很少来人,房间不多,大多空着,给一间给林花,不浪费。

走进卧室旁的小厅,一张圆桌上摆满了酒菜。

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啊!

“刘郎。你来王府,怎么不先来找我?”

林花知道装不下去了,林花索性直接质问。

刘知易道:“因为我要先找你爹算账。”

林花又被说的皱起眉头。

刘知易说的不是假话,去方戎女那里,就是为再次挑战教头做准备的。

在林花这里过了一夜,第二天就再次去方戎女房中。

很快就到了方戎女的房间,进门就脱衣服。

“师弟。你想干什么?”

方戎女正在打坐,她练功很刻苦。

刘知易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师姐。来不及了,我刚才见着林教头了,躲着他过来的。”

方戎女还是纳闷,不知道这跟刘知易脱衣服有什么关系。

刘知易很快脱光了上衣,问道:“你还记得我昨天怎么给你扎针的吗?”

方戎女点头。

刘知易只穿一条裤子,光着背,挺起脊梁,盘坐在地。

“师姐,给我也扎一下。”

“哦哦。”

师姐手忙脚乱的起来,原来脱衣服是为这个,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还有一些遗憾。

刘知易一直等着,终于有一针扎在了背部,微微刺痛,还有酥麻的感觉。

随着金针蔓延,刘知易渐渐感觉气血有些不受控制的涌动,背上的两条血脉仿佛被打开了某个开关。

等到所有针都扎完,感觉自己已经气息滚滚,血液在体内奔流。这还只是靠针法就达到的效果,悬壶针法中还有配合的行气方式,可惜方戎女懂医术,却没有领悟医家真气。

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借助金针刺穴的方式,激发了身体潜能,刘知易开始运气。潮汐术带动下,血气一浪一浪攀升,同时运转医家真气调理血气,很快血气就抵达了一个临界点,他的瓶颈。如果没有外力,刘知易需要一次一次冲击瓶颈,总有一次会冲破瓶颈超越七品,达到六品。昨日与林教头一战,刘知易收获颇多,但距离七品巅峰还有一些距离。但他有丹药辅助,郡主给的十颗百牛丹才吃了两颗,还有八颗,足够他冲击一下境界了,更何况,他还有系统可以兑换,如今上百万积分,此时不氪金,更待何时。

八颗百牛丹,每一颗都抵得上一头牛的血气,直接嗑下一颗,顿时气血滚滚。奔流的血气用潮汐术叠加到巅峰后,距离破境似乎还差一些。刘知易没有任何犹豫,继续倒出一粒丹药,吞入嘴里。丹药入口,进入胃里,很快化开,滚滚气血瞬间冲入五脏六腑,向全身各处扩散。

这一股外力,瞬间让刘知易的气血又狂飙了一个台阶,本来已经推到最高的气浪,再一次拔高一个层次,接着崩塌,形成巨大的浪涌,从心脏爆发,涌向四肢百骸。

巨大的气血浪涌,捶打着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过了一刻钟这股爆发的血气浪涌才平息下来。

可惜还是没能突破,刘知易继续嗑药。这样的步骤,一连重复了三次,八颗百牛丹只剩下两颗的时候,经过三次爆发的气浪洗礼,身体中的机关终于被打开。

刘知易喘了一口气。

“师姐。我六品了!”

刘知易惊喜道,丹药的好处是能省却长年累月的积累,坏处是根基没有循序渐进来的扎实。

刘知易对武道追求没有执念,他不抱希望能领悟武道真意,成为三品以上的高手。有个四品,就算高手了,从军可做大将军,领上万兵马杀敌。这可是四品,相当于曹侍郎,如果在遇到曹侍郎这种货色陷害,刘知易能真刀真枪打死他,不需要忍辱负重,背着沉重的心理负担虚以委蛇,最后趁其不备,偷袭才能得手。当然到了四品,也不会有人蓄意陷害,自己本身就成了一方人物。

方戎女惊喜道:“啊。师弟你进步好快啊。”

刘知易觉得她不诚实,她都四品了,自己才区区六品。突然兴奋的情绪没了,激动什么,方戎女比他修炼的晚,境界比他高,在方戎女面前,他就是个弟弟。

“好了师姐。我该走了,林教头估计马上就到了。”

一出门,教头就在门口。

来的还真快。

“林教头。好久不见!”

隔着一道门,刘知易招呼道。

林教头冷哼道:“你还敢来王府?”

方戎女一脸担心,似乎有什么事情,她还没来得及说。

刘知易道:“我为何不敢来?”

林教头道:“你不怕我找你算账?”

刘知易道:“巧了。我正好也想跟教头算算账。”

林教头道:“痛快!那就请吧。”

说完侧身,做出“请”的手势。

刘知易摆手:“不急。那日我说过,他日还要向教头请教。今日我来了。教头那日输给我师姐,莫非也是来向我师姐讨教的?”

那天刘知易被打的躺在地上放狠话,说改日还要来请教,林教头说他不配。后来林教头被方戎女打倒在地,刘知易还挑衅的让教头放狠话,结果把教头气昏过去。今天又提这茬,明显是在挑衅。

林教头闷哼一声,脸色通红。武道讲究勇往直前,如果武道有信念的话,勇字肯定是核心。但面对方戎女,林教头还真的勇不起来。所以刘知易的话,让他气血上涌,动了真怒。

方戎女更担心了,她刚才忘记说了,上次刘知易走后,林教头放了狠话,下次要是刘知易还敢来,他就打断刘知易的腿。所以刚才听到林教头的声音,她紧张的让刘知易赶紧躲起来,没想到师弟这么冲动,竟然主动打开门,现在还不断挑衅,这不是头铁,这是腿硬啊。

刘知易看林教头面色通红,知道激怒了对方,要的就是这效果。马上大步走出房门,朝王府的校场走去。

一刻钟之后,才走到了校场。

将身上背着的箱笼放下来,从中取出一把鬼头刀,这次专门背着箱笼,就是为了背这把刀。

“好!”

林教头跟在后面,一个跳跃,腾空而起,稳稳落在擂台上。

“教头,亮兵器吧!”

刘知易握着刀,摆开一个架子。

林教头冷笑一声:“少废话了,动手吧。”

他赤手空拳。

刘知易不客气,挥舞大刀冲了过去。

林教头以掌作刀,跟大刀硬拼一招,刀与掌碰撞,竟发出金铁交击的声音。

林教头确实不需要兵器,四品武道高手的身体就是武器,早就能够聚气为刀。

刘知易其实也能够凝聚刀气,但还很脆弱,远不如借助兵器。所以他双手持刀,血气灌注刀身,三寸刀芒在刀刃处喷吐不定,如同刀刃在呼吸一般。

刘知易连攻十余招后,只见一道红色刀气向胸口斩来,躲闪不及,用刀做盾,挡在胸前,瞬间被击飞出去。

也许是意外刘知易竟然挡住了他的刀气,林教头颇为诧异。

刘知易倒飞了十几步后,问问落地:“教头,没想到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他嘴贱着。进步确实大,那日跟教头在擂台上切磋,受益匪浅,受了伤,也丰富了经验。之后休沐回家,又跟大哥刘知难切磋数天,实战经验更加丰富。但还远远达不到士别三日刮目相待的程度。

嘴贱是要付出代价的,只见林教头嘴角微微露出嘲讽,接着身影一闪,只留下一道残影,瞬息之间就出现在刘知易面前。

“等的就是这机会!”

刘知易一动未动,却有一道清光闪烁,林教头急速冲击过来的身体突然僵硬,几乎摔倒,踉跄着稳住身形,结果一把刀已经送到了脖颈处。

林教头这次真的刮目相看了,脖子上架着一把刀,身上缠着一条绳,想不刮目相看也不行。

林教头不动,只有面色潮红,十分羞耻。

刘知易收刀。

教头这才双臂一挣,一道无形的法绳顷刻间崩碎,消散成片片清光。

“教头承让了!”

刘知易抱刀,倨傲的说道。

林教头默不作声走下擂台,大意了,没有防备,这小子文武双修,修炼武道的同时,还兼修了文道的法家。一时大意,轻视对方,加上被对方的态度刺激的有些冲动,反而给对方以可乘之机。

虽然有无数理由,输了就是输了,林教头修武道,上过战场,生死搏杀的武道,最容不得弄虚作假。所以他痛快的下擂台,不再死缠烂打。

结果擂台上的刘知易继续嘴贱着:“教头,回去练好武功,下次我再来指教你。”

教头气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没有说话,很快消失在了校场中。